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临时家庭
更新时间:2024-06-26 00:30:01

孙小霞今年念高一,学习成绩不错,然而就是性格内向,心里有事从不爱对人讲,这不老师就十分关心她。

临时家庭

这天,学校大扫除,小霞和几个同学被安排擦洗教室的窗户,可不知怎么,中途小霞却于板凳上摔了下来,手肘被利器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淌。看到这,班主任何老师及同学们赶紧把她送医院缝针。出了这事,何老师很不安,有意把事情给家长通报,故就对孙小霞说:“小霞,你爸妈哪个单位,看是不是叫你爸妈来一趟!”

可小霞见老师要通知爸妈,显然有点儿紧张,说:“不用,老师!”

“那你就告诉一声你爸妈单位的电话,起码得把这事告诉他们一声!”何老师说。

不料孙小霞却固执地说:“真的不用,老师,这点小伤没关系的!”

“小霞,你要听话,把事情真相通知你父母这是老师的责任!”何老师开导她。

孙小霞见实在躲不过去,扎好伤口就只得把老师领到家。

小霞家只有她爸爸在,且领着一帮人在家搓麻将,何老师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但她不是硬着头皮来到人面前,说:“谁是小霞她爸?”

“嗯?”一个满脸憔悴的男子抬了抬头,说“有事么?”

何老师于是说:“是这样,我是孙小霞她班主任,你能不能把手里的活放下,我单独跟你说点事?”

不料就这话一出口,桌上几个搓麻将的人就哄笑起来,且还逗小霞她爸,说:“‘二条’,怎么又找了一个女人,咋没听你说?你可请客!”

何老师由于是女性,知道有人误会她的话,顿时满脸菲红。只是小霞她爸,搓麻将搓得正起劲,说:“有什么话就这儿说吧!”

何教师看喊不动小霞爸,只得问对方,说:“小霞她妈哪?”

小霞爸说:“哦,你说她妈哪?她呀,这你就得去问别的男人了!”

“你!……”何老师讨个没趣,打那不知说啥。

一边的小霞她见老师遭到羞辱按奈不住,抢上前,说:“爸,你们尊重点俺老师。”说着,一伸手揉和了桌上的麻将,一边嚷:“俺让你打,打打打,看你打到什么时候!”

他爸见桌上麻将揉乱,火了“通”一下站起来给小霞一巴掌,说:“你把我一付‘七星浪’摸瘪了,俺揍死你!”说完还追打。

何老师把身子挺了出来,说:“住手,有你这么当爸的吗,女儿你不关心地,反而逞淫威,你再打小霞,我告你虐待孩子!”

“你,……”小霞爸这不就楞在那,看着何老师。

然而何老师依然不失在那教训她爸,说:“原来我还想跟你汇报一下孩子的情况,这下我看清了你,你想就你这么当爸,呆在家里搓麻将,你还有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吗?倘若你要是这样下去就等着进公安局!”

小霞爸经人这么一喝斥,垂下了头。他爸请来的赌友呢,见事情不妙,溜了。

这时,何老师也对小霞说:“走,上老师家,就这么一个当爸的,我看你也得不到他什么关爱!”尔后扯过眼泪汪汪的小霞出了门。

小霞来到老师家,得到母亲般的呵护,终于向老师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之初小霞她也有一个温馨的家,爸在一家企业搞推销,妈是一个工厂的化验员,夫妇俩自有了孩子后都一直把小霞看成是掌上明珠,十分疼爱,然而自打三年前,妈的那家工厂效益不行了,妈下了岗,爸就对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常常给气让妈受,甚至还出手打人,妈知道她爸是嫌弃她不会挣钱,负气跟爸离了婚。然而也就在这不久,爸所在那家企业也倒闭了,爸也没了工作。遭到妈同样的命运,爸才开始为他的行为感到后悔,但破镜难重圆,这时小霞爸爸脾气就更坏了,喝酒赌博自甘堕落,更不用说去关心女儿生活和学习了。为此,小霞也常常劝爸,让他给自己重新定位,可爸又怎么能听得进女儿的话。家散了,爸堕落了,小露也同时像变了一个人,以致从来不把家里的事跟老师和同学说,这样使得小霞在学校手划了一个大口子,也不愿向何老师提供确切住址及父母单位的电话。小霞她不想让老师和同学知道她有这么一个家。

至此,何老师获悉这些也为小霞她感到难过,为小霞爸妈的离异而感到痛心。

何老师知道,孩予缺少一个温馨的家,那么就连起码的学习条件都没了,可小霞在这种环境中成绩仍不失优异,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

此时此刻,何老师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她有必要给小露创造一个轻松的学习环境。

第二天,何老师正准备上小霞家,这时,来了一个人。他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小霞她爸!

小霞她爸来到老师家干什么?一是接女儿回家,二是给老师赔罪。

昨天,自打何老师把小霞接走后,小霞她爸也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一夜,觉得自己如今确实堕落了,如再这样发展下去,还真说不定像何老师说的那样有天总得进班牢,再者他也确定感到自己对不住女儿及小霞她妈。小霞她妈负气出走这已使他铸成终身大错,这会他不能再失去女儿了。他为自己昨天的行为而后悔,故一大早就跑何老师家来了。

何老师见小霞爸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能悔改,让小霞随爸回了家。

小霞回到家,她爸爸也确实变了一个人,酒不喝了,麻将也戒了,且还筹措了点资金在街市上开了一家皮鞋店。这用小霞爸的话说,就是他要挣点钱,好好培养女儿,让她将来上大学。小霞呢,见爸爸改了坏恶习,并处处又为她着想,学习更努力。

然而另一方面,爸悔悟了,并正常履行了一个父亲的职责,但小霞并没有得到快乐,而仍郁郁寡欢,甚至有时还不知不觉的掉泪。

看到这,何老师就感到奇怪,且悄悄地把小霞叫一边,问她:“告诉老师,又什么事不开心?”

小霞说:“俺想妈!”

这下轮到何老师为难了,原因小霞妈离婚后又嫁了人,这已不可能让其父母重圆,然而这些话何老师却不说,而是点了点头,说:“嗯,我知道,我定让你妈来看你!”

“老师!……”小霞见老师这么说,眼泪又“噗噗”地直往下掉。小霞知道,让妈回到自己身边的机会几乎个不可能。

而何老师呢,是个说话算数的人,第二天就找到小霞妈。

小霞妈现在的丈夫是个大老板,姓俞,做家电生意的,生活安稳,小霞妈倒不用操心,可是俞老板也有个儿子,小霞妈即使怎么对他好,孩子仍不免与她的有层隔阂,这多少令小霞妈心里有些不好受。俞老板他那儿子呢,一味想他妈,但此时俞老板已把小霞妈娶了过来,而孩子他妈也早嫁了人,这就无法满足孩子心灵上的需要。俞老板为此也挺苦恼。不料,就在这档儿,何老师来到他们家。

起初,当俞老板知造何老师的来意也很不高兴,小霞妈也不敢轻易表态说答应对方去看看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过俞老板还是很快就打破了这种缰局,在俞老板想来,世上哪个孩子不想妈,哪个做母亲的不又想自己孩子?故对小霞她妈说:“何老师理解孩子,你去看看你女儿吧!”

“这!……”小霞妈仍不免有点犹豫。

哪料俞老板却表现得很豁达,说:“我们不要把大人的恩怨转嫁到孩子头上,何老师是对的!”

“他爸!……”小霞妈很感动。其实小霞妈她又何尚不想女儿,可在何老师到来之前却只字不敢跟后来的丈夫提起,生怕让对方产生误会又揉碎了一个家。然而她后来的丈夫却肯定了何老师的倡议。这不,小霞妈又恳求何老师做个红媒让俞老师的前妻也来看望看望她的儿子。何老师呢,见有美满结果,微笑道:“行,这个红媒我来做!”

就这样,何老师出了门。

不久,就到了中秋佳节。

这天,小霞爸特意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想以此博得女儿高兴,哪料小霞却楞坐在桌边遥望着窗外,怎么也笑不起来。做爸的当然知道女儿此刻的心境,知道女儿又该是想妈了,可他却无法抚平女儿那伤痕累累的心。看到这,他这个当爸的也为自己的过错而流下了伤心的泪。

小霞呢,自爸改掉坏恶习,并重新振作起来当然也开心不少,但心病终究末除,且时常还为妈生活而担心。妈走了,她在新环境过得好吗?生活开心吗?心里会有委屈吗?小霞她一概不知道。尤其是在这家人团圆的日子里,妈在想她吗?想想这些,以致爸在那叫了几次她吃饭她仍没有回过神,小霞她太想念妈了。

“妈,你这会在那?”小霞心里默默地叨念。

“小霞!……”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小霞闻听,疯也似的奔了出去。

来的人是谁?她不是别人,正是小霞她妈。

怎么回事?经过何老师的努力与劝合,于家人团圆的这个日子,她妈回来决定跟她爸组成一个临时家庭以此抚慰女儿那破碎的心……。

“妈!……”

小霞见到妈,扑进了妈怀里,幸福的泪水就再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这天,“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但这顿饭大家多少还是吃得有点苦涩,原因这毕竟是个临时的家……

一屋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一屋字(yiwuzi.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4 一屋字 yiwuzi.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