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草原守护者
更新时间:2024-05-21 06:23:03

巴布鲁是南非自然保护区的保护人员,每天都有著非常繁重的活动,包括必须的巡逻、各种保护动物的种群检测及追踪等,在这个地区,时常有一些盗猎者活动,所以尽管草原上各种有着危险的猛兽,但巴布鲁却一直在这里坚守着岗位。只是日复一日繁琐单调的工作,让他渐生离意。

草原守护者

这天,巴布鲁一个人到草原巡逻,当他在草原上巡视远方的时候,突然感到脚上一阵剧痛,猛地低头一看,一条黑色的蛇飞快地钻进了草丛中,而他的小腿上多了两个针眼大小的伤口,凭借着经验,他知道这是毒蛇的两颗毒牙留下的。

“该死,我就知道我不该来这里。”巴布鲁说道。

他立马蹲在原地,撕破衣服,用布条绑住腿部,防止毒液扩散,并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两个毒牙痕之间划"一"字形切开,挤出伤口的血液。

巴布鲁的方法简单有效。一部分的毒液被他挤出来,但是残余的毒液依旧让他的脚无法动弹,而为了防止毒液扩散,巴布鲁在原地等待救援。但是蛇毒的毒性似乎出乎巴布鲁的意料,巴布鲁一会儿便感到头部昏沉,尽管他知道在这个地方昏迷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但还是无法抵抗这股力量,不久便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中,巴布鲁不时地感到身体一些部位传来痛感。巴布鲁睁眼一看,几只秃鹫围在他的身边,正在试探性地啄食他的身体,巴布鲁艰难地翻过身子,摸起旁边的一根树杈,向周围扫去,轰赶这些该死的秃鹫。咒骂到:“滚开,我可是还活着,不是你们的食物!”

秃鹫们被轰散又不停地聚上来,尽管不再向巴布鲁靠近,却又保持一定的距离,似乎看准了巴布鲁无法撑下去。

但巴布鲁担心的并不是秃鹫,他明白在大草原天空盘旋的吵闹的秃鹫会引来更多更可怕的掠食者,他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巴布鲁用一根枯木当做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回走,一段时间的昏迷让他抗住体内的蛇毒,但他还是非常地虚弱。

巴布鲁刚走出去没多远,后面突然传来一阵“咯咯…”的声音,巴布鲁一惊,转过去一看,一只硕大的斑鬣狗正从一处草丛中走出来直直地盯着巴布鲁,显然是被这群秃鹰吸引来的。

“该死!是一只斑鬣狗。”巴布鲁惊恐地说道。斑鬣狗是这片草原上可怕的掠食者,成群的斑鬣狗连狮子都要退避三分。尽管斑鬣狗以食腐为主,但显然它不会放过眼前虚弱的巴布鲁。

巴布鲁没有立马逃开,因为逃离的行为会让斑鬣狗更快地袭击他。巴布鲁尽量假装让自己显得健壮,挥舞着手中的拐杖,并发出吼声,试图吓跑这只斑鬣狗。他的行为起了作用,斑鬣狗并没有贸然攻击他,只是慢慢地靠近,最后保持距离,并发出咯咯的叫声。但不久,斑鬣狗似乎看出了巴布鲁只是在虚张声势,慢慢走了几步后,往巴布鲁扑了过去!

巴布鲁见状猛地将拐杖往前挥去,击向了斑鬣狗,正打中斑鬣狗头部,斑鬣狗后腿了几步又扑了上来,巴布鲁被扑倒在地,用尽全力抵住斑鬣狗的下巴,防止被咬住喉咙,并大声呼救,但鬣狗不停地攻击他,巴布鲁的双腿都受了伤,血流不止。巴布鲁拼进全力将斑鬣狗往后推开,就在斑鬣狗又要扑上来的时候,“吼吼!…”后方传来了一阵狮吼。

斑鬣狗停住了,直直得盯着前面,是一只非洲母狮。在这里。斑鬣狗和狮子之间食物的争夺时常发生,看来秃鹫群又引来了掠食者。不过这回更巨大更可怕。

巴布鲁更加绝望了,他没想到自己现在成为了两只掠食者之间争夺的口中餐。“上帝啊!也许这是我最后的归宿了,在这片草地上。”巴布鲁忍着剧痛说道。

母狮没有先向巴布鲁靠近,而是一边吼着一边接近斑鬣狗,很显然现在母狮占了上风,一只斑鬣狗并不是狮子的对手,在发出几声低沉的咯咯声后,斑鬣狗很不情愿地退走了。母狮发出胜利的吼声后往巴布鲁走来!

“来吧……来吧!给我一个痛快吧!”巴布鲁绝望地说道,面对一只狮子,浑身是伤的他根本无力反抗,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狮子走过来。

只是正面看着母狮的脸,巴布鲁突然感觉母狮并不凶恶,母狮眼角的一个伤疤看起来似乎特别的熟悉,昏昏沉沉的他用尽全力回想着,吐出了两个字“布……玛!”便又陷入了昏迷。

昏迷中,巴布鲁做了一个梦,三年前巴布鲁在一次行动中从偷猎者手中救出了一直小狮子,小狮子的母亲被偷猎者杀害了,巴布鲁便和同事们一起将这只小狮子养育在他们的动物救助营中,对它悉心照料,无微不至,将它取名为布玛,一年后等它有生存能力,便将它放归回草原了。而之前小狮子的眼角受过伤,伤疤和这只母狮子的一模一样……

不久,巴布鲁在脸上一阵阵温暖中醒来,睁开眼睛一看,母狮正在舔他的脸,不过舌头的倒刺却勾得他一阵生疼。

“布玛,是你对吗?”巴布鲁看着母狮,伸手去抚摸母狮的脸颊,母狮只是发出一阵低吟,像是撒娇似的往巴布鲁身上蹭。

“哈哈,太高兴了,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巴布鲁笑道,只是浑身的伤势让他剧痛不已。“有你的守护,我想我可以等到救援队员到来了。”巴布鲁躺着说道。他的双脚已经不能动弹了。

突然间,又是几声咯咯的声音。

“斑鬣狗!”巴布鲁心里闪过一阵寒意“是一群斑鬣狗!”

布玛也一改神色,凝重地看着前方,草丛中十几双淡蓝色的眼睛在夜幕中若影若现。不停地发出鬣狗特有的咯咯声。

一群斑鬣狗包围了它们,并慢慢靠拢,狮子与斑鬣狗都是顶级掠食者,它们故此会互相斗争及抢走对方的猎获物。而这一次,斑鬣狗似乎志在必得,十几只斑鬣狗并不惧怕落单的狮子,但也不会贸然发生冲突,狗群里不时跑出来一两只挑衅布玛,而布玛则发出低沉的吼声警告着靠近的鬣狗。

一般情况下,面对一群鬣狗,母狮子会明智地走开,而这回布玛似乎铁了心要守护她的“猎物”这个举动让鬣狗很不理解。

一场大战迫在眉睫,但此时巴布鲁却更加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布玛是大落下风的,一旦发生冲突,布玛肯定会受伤甚至失去生命。

斑鬣狗失去了耐心,开始要上来抢夺猎物了,一只斑鬣狗快速地冲向巴布鲁,布玛迅速转过去,给了斑鬣狗狠狠一掌,那只斑鬣狗一下子摔倒在地,发出哀嚎声,看来受了点伤。

其他的斑鬣狗一拥而上,这回的目标是布玛,布玛用强有力前掌击退了几只斑鬣狗,但它的后背却遭到了攻击,鲜血顺着后腿流了下来,面对一群斑鬣狗,布玛显得有些吃力。

斑鬣狗轮番上阵,布玛一边抵挡一边后臀着地躲避后面攻击,但几回合下来,布玛击伤了几只斑鬣狗,但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布玛,快走吧,不要管我!”看到这情形的巴布鲁大声叫着。此刻的他恨不得上去帮忙,但他却无法动弹。

布玛发出一阵嘶吼,显示着誓死战斗的决心,尽管布玛身上鲜血直流。

斑鬣狗又围了上来,准备做最后一轮的进攻。到处都是咯咯声,毛骨悚然。

“砰!”突然间,平空一声枪响,周围都安静了。

“巴布鲁,是你吗?”黑暗中传来了亮光和人的声音。

巴布鲁心里一喜,救援者终于到了。是队里的马克和杰瑞。

“是我!”巴布鲁喊道“这里有斑鬣狗,成群的斑鬣狗!”

“砰!砰!砰!”马克和杰瑞对天鸣了三枪,斑鬣狗四散地逃开了,留下了浑身是伤的巴布鲁和布玛。

“布玛,他救…救了我。”巴布鲁用着最后一丝力气指向受伤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布玛道。

三天后的医院里,几个工作人员围在巴布鲁的病床边。

“真不可思议,你和那只母狮恢复得都不错,更不可思议的是狮子会舍身去救一个人。”马克道。

“布玛认得我们。”巴布鲁说道。

“上面做了一个决定,那天的活动让你陷入了很大的危险,并受了重伤,如果你不再喜欢这个工作,上面会给你一笔钱,作为对你的补偿。”马克道。

“不,我不需要,相对于那笔钱,我得到了更大的财富。”巴布鲁顿了顿道“这次的困境的确曾让我陷入绝望,但布玛的出现让我又重新得到希望,包括我的生命和工作,它让我觉得我的工作更有意义,现在我更加热爱这片土地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马克拍了拍巴布鲁说道。

“我想我不久就可以去巡逻了,在这之前我想先看看布玛。”巴布鲁说道

“没问题,不过下次记得带上手机!”马克笑道。

一屋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一屋字(yiwuzi.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4 一屋字 yiwuzi.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