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华丽转身
更新时间:2024-04-24 22:54:38

他初到深圳时,啃过冷面包,喝过自来水,腰无半文之即,才碰到一个拉广告的苦差事,而他背水一战,竟在短短45天内赚了6万元;1993年春天,默默无闻的他,又巧借邓小平南巡一周年之名,策划了让全国都为之轰动的大型图书《光辉的足迹》;之后,他又在毫无背景的情况下,以区区3000元,策办了1996年鹏城国际汽车展……

华丽转身

在一连串耀眼的成绩背后,他虽有过失败,却没有气馁,而是总结经验,最终靠毅力与智慧,完成了一次次美丽的蜕变。他就是国内著名的策划大师荘典。

无奈:三百多块也闯深圳

1992年春天,武汉某工程研究院的荘典,一夜醒来,悲哀地发现他苦心经营的爱情、家庭都梦幻似的消散了。痛定思痛,他发誓再不能抱着“铁饭碗”,半死不活地耗下去了。6月4日,荘典瞒着单位领导,顶着父母反对的压力,偷偷地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翌日,车抵广州,拖着一个蛇皮口袋的荘典,找到了一个姓张的老同学。张同学热情地用小轿车载荘典去吃了一顿海鲜。吃毕,老同学把他丢在一个旅馆,屁股一拍,心急火燎地忙自己的事去了。“这就是广东效率啊!”荘典黯然喟叹了一声。6月6日,荘典觉得呆下去不是个办法,索性退了老同学订的房子,独自向深圳进发,而这时,他的口袋里只剩下300块钱了。

6月7日,荘典来到华强南路人才市场找工作,5元钱一张的门票,让他倒吸一口冷气,是进是退?正在大门外徘徊不定呢,《深圳购物指南》的一位老师,走过来喊人拉广告。荘典像落水人抓住了救命稻草,赶忙上前询问。对方回答,该刊的主编单位隶属深圳市政府,工资以业务提成为主。荘典不管三七二十一报了名,拿了一叠广告合同书。

下午,荘典幸运地打听到了一个每晚只要8元,一天三餐只需5元的廉价招待所。解决了住宿问题,荘典稍定心神。荘典又住了好几天,也一连找了好几天工作,当身上只剩下40元钱时,他才慌里慌张地紧急启动起为《深圳购物指南》跑广告的念头。

晚上,荘典垂头丧气地回到住所,本想打道回府,可是连返家的车费都没了。进不得,退不得的荘典,一番自我安慰后,开始为第二天的背水一战,谋划起来。

他首先想到白天的失利,完全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只有把自己当作是政府的正式工作人员,才能进入角色。有了这样的思路,荘典冥思苦想了一套广告说辞,又从《深圳电话号码簿》上确定了要拜访的公司,并抄录了公司的地址,以及企业经理的资料介绍等。

6月16日,荘典一大早,就来到国贸大厦广深企业有限公司。他不卑不亢地对接待的文员说,“我是市政府的荘典,今天专程来找张总!”不料,文员小姐见惯不惊,只是出于礼貌,把他带到了一个休息室,让一位姓冯的先生接待他。

冯先生正在练他的毛笔字,连头也未抬。反正是见不到“真神”了,荘典干脆就在一旁歪着脖子看,嘴里还不时念念有词,显出饶有兴趣的样子。冯先生好不容易把一副字写完,荘典不失时机地赞美了一句:“啊,这字不错,我感觉您有武汉书法家吴丈蜀的风范啊!”

冯先生一听,脸上放出光来,客气地递上名片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写这几幅字下周要到深圳老干中心参加展览!看得出来,荘先生对书法挺有研究,今后我们就是文友了嘛!”

当下,冯先生亲自引荘典见了张总。张总很高兴,二话不说就签订了一份8000元的广告合同。从国贸大厦出来,荘典握着支票,一默算,天啊,难道这一会儿,我就赚了1600元?感觉好像是在一场梦里呢。

奇迹:一个半月赚了六万

有了经验的积累,荘典工作得如鱼得水,每天都会成功地签约一两家。尽管有时,一天内,有一连10家公司让他吃了闭门羹,他却没有打退堂鼓,而是给自己打气说,按照概率论,下面成功的机会很大。

有时,荘典也会碰到非常难堪的事,还没开口就被别人像撵猫赶狗似的轰了出来。对此,他更安慰自己说,“荘典啊,你一定要调整好心情,因为你没有时间去懊恼,就当一场戏而已!”正是,有了这样良好的心态,荘典在不断的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应变技巧。

有一次,荘典去兴安轻工集团。前台小姐恰好不在,他径直朝里面走,因为凭经验,他知道一般老总都在里面办公。走过去了发现,总经理室没有人。于是,荘典顺便敲开了“副总经理”室,并拖长声音问,“请问温总那儿去了?”里面的人说,“温总出国了。”荘典故作急迫地问:“那,什么时候回来啊?”

“大约要十多天!”

“哎呀,那么久才回来啊,来不及了,我先走!”荘典夸张地叫道。

“温总出差了,还有我在,我姓黄,我是集团副总,负责日常事务。”副总走出来,递上了名片。“您在又有什么用呢?因为这里面牵涉到大概两万元钱的开支……”荘典激将道。黄总表情急切地说,“根据董事会规定,五万元以内的开支我可以做主。”

有戏了,荘典暗喜,“我是市政府的荘典,以前温总多次找我们,说有投资合作的好机会务必告他一声,现在就有这样一个好机会……”说罢,又假装要走。黄总赶忙上前留客。就这样,没费多少劲,就签了一个大单。

之后,荘典又兴高采烈地来到鹏飞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没想,公司谢总却在他滔滔不绝的说辞前,无动于衷。

惨,要遭遇滑铁卢了。荘典知趣地停下来。哪知一停,就听谢总朝里屋喊起来:“书记、书记……这个广告做不做?”“广告不做!”一个五十多岁女性的声音传来。感情谢总还拍不得马啊,荘典泄气地走了出来。

到门口,他仍觉心有不干,灵机一动要去找一下书记。来到书记办公室,荘典打着官腔说:“书记,我是市政府的荘典,我今天来,是要批评您了,现在一般都是总经理负责制,谢总想做这个广告,您为什么不同意呢?”

“谢总想做吗?荘典,那就做一个吧。”书记惊诧地说。荘典来劲了,顺着说,“谢总虽然想做,但他也要尊重老同志的意见,尊重党的意见啊,您不同意,现在谢总肯定不好意思做了。”“荘典,那怎么办?”书记问。荘典忙建议道,“您现在主动提出要谢总做一个广告,这样谢总做了广告,才会有面子。“谢总,谢总,”书记在办公室里大喊,“做一个广告!”于是荘典又把一笔大单巧妙地收入囊中。

虽然,偶尔临机应变能成事,但荘典明白在长期的交际中,却不一定总有借风行船的良机。为此,在确定去拜访谁时,他总会先擘画一下,做到有备而发。有一次,他知道一个宾馆的总经理曾是林彪的警卫员,于是连夜找来林彪的传记看了。第二天,荘典肚子装着林彪的逸闻趣事,乘兴而去,乘兴而回。

转眼到了7月下旬,《深圳购物指南》开始付梓了,荘典的广告的工作告一段落。掐指一算,短短的45天,他就赚到6万多元人民币。

辉煌:两场策划名动鹏城

1992年底,荘典回到武汉辞去工作,继续南下寻梦。他先后加盟了一些报社、杂志社,一边替他们拉广告,一边搞一些小策划。一天,荘典在《特区经济与发展》的杂志的封面上,看到邓小平同志在国贸旋转餐厅上的图片,以及深圳物业集团的简介。望着图,荘典琢磨了片刻后,问道:“这个封面收了物业集团的广告费吗?”

“怎么会没收广告费呢?有领导上杂志,并且又宣传了该公司,他们很爽快地就交了广告费呢。”杂志社的广告负责人快活地回答。

这种方式真是太牛了,荘典脑海里旋即冒出一个大胆的创意:深圳有很多与中央领导同志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企业;也有很多中央领导同志视察过或者题过字的企业;而且还有很多企业老总都来自北京。如果编一本书,全面介绍中央领导同志对深圳的关怀,并让那些企业出广告费的话,相信他们一定会非常支持!

此招一出,非同凡响。因为没有党中央的关怀,就不会有深圳的欣欣向荣。深圳的企业,都十分踊跃,有的乡、镇级政府还把这当作一场政治任务来完成。他们怕版面太少,一再要求多增建版面,根本就不在乎多少广告费。最有趣的是,当时,珠海一些企事业单位,不知从哪里知道荘典操办的这场盛事,也要求参加。荘典不好意思地婉拒了。珠海的企业家听了,还抱怨说,“荘典啊,你太不公平了,小平同志,也关怀过我们珠海啊……”

短短两个月《光辉的足迹》就提前完成了广告量。书出版后,更是销售火爆。不经意间,荘典捞了一个满钵。他显得踌躇满志,欲要大动作一下了。

1994年,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荘典,在贵州投资了他并不熟悉的电子产品,结果血本无归。这次重大的失败,让荘典明白了一个道理,“走在前头的人,要创造属于自己的机会。而不是一等到什么“机会”,就抓住不放,凭着小聪明,去进行变通。”

1996年春里的一天,珠海某汽车用品公司的副总经理路勇先生路过深圳,对荘典说,“我刚刚在北京参加了国际汽车展,那个场面真火爆!别说展位租金收入,光是那些参观者买门票,就已经赚了很多了。”见荘典听得认真,路勇接着说,“老兄,你现在没事,不知可不可以在深圳办一个国际汽车展啊?”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荘典欣喜不已,开始对96深圳国际汽车展动起了脑筋。但很快,他发现这几乎是一件“难于上青天”的事。要想顺利举办,首先得拿到国家级的批文,再拿深圳贸易发展局的地方批文,然后还得预备180万作租赁展馆的资金。而对这三大条件,他一个也不占。

经过几天苦苦思索后,荘典退而求其次,打算与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在深圳的下属企业合办,这样才有可能顺利拿到批文。果不出所料,不到一周,荘典就拿到中央的大红戳子批文,而且还附带了一个意外惊喜,中央要求深圳市市政府给予支持的一份政府公函!

“法宝”到手,荘典有了信心。他马不停蹄地赶去深圳国际展览中心,找到有关负责人:“我是荘典,今年下半年,中汽想在这里举办国际汽车展,一方面希望得到您的大力支持,另一方面我们想邀请您们共同举办,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把深圳汽车展做大做强,利益共享。”负责人大喜过望,当下签订合作协议。因深圳国际展览中心有展览馆,所以租金的事也就免掉了。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荘典又胜券在握地找到深圳市贸易发展局,拿了地方批文。就这样,他没费吹灰之力,便把办妥了96深圳国际汽车展的一切手续。

当展览成功举办后,有人问荘典花了多少钱,荘典说3000块,结果,听者无不以为“天方夜谭!”两场成功的策划,让荘典名动鹏城。他像一个导演似的,在深圳的大舞台上演着自己的《淘金记》。

但淘金的生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2002年上半年,荘典在广州大沙头开了一个窗帘店,而窗帘生意都在下半月,结果关门大吉;2002年9月,他在岳阳开往广州的火车上,认识了梁锐,两人合作去作化学原料生意,没想被骗。尽管失败连连,却没有挫动他的锐气。荘典说:“在瞬息万变的商海中,就是要敢于下手,但是风头不对,就当及时抽身,免得万劫不复。虽然退出会损失一点,至少还可以东山再起。”

这就是一个湖南打工仔创造的奇迹!

一屋字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下一篇 : 毒不死的狗
一屋字(yiwuzi.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4 一屋字 yiwuzi.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11